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专题

论:要经历几次被骗,她们才能真正入行做模特?

摘自:揭秘骗局网    时间:2019-2-14    浏览:    
模特骗局 
-1-
在一次展会上,我遇到了一位20多岁的俄罗斯姑娘,第一次见面她主动问好,报上姓名,我开玩笑说她全名太长,实在记不住,她很快用流利的中文回了句:“我的中文名字叫安雅。”
安雅是去年来中国的留学生,主修中文,有着“战斗种族”的代表性特征,高挑,肤白,貌美,身材好的像维密模特。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导师的介绍下,给此次展会的一位俄罗斯嘉宾做陪同翻译。安雅的英语也很好,所以晚宴时,我们就聊了很多,互换了微信,但之后也就是给彼此朋友圈点赞的关系,并没深交。
后来有次暑假,几个闺蜜计划去趟贝加尔湖游玩,我就试着问了问安雅那边的真实情况,没想到安雅很热情地给我们做了旅行攻略,还发来她推荐的餐馆、旅店等,甚至给了我们当地一位朋友的电话,要我们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联系。冲着安雅的热情劲儿,我们又慢慢变得熟络起来,有时候外出办事路过她所在的学校,也会一起吃个甜点聊一会儿。
有天,安雅突然在微信上联系我说,她好像被骗了。可她不好意思和同学说,跟家人讲也没什么用,只好找我诉诉苦,看我这个本地人能不能帮她想想办法。
我赶紧播了她的电话,细细听后,在自己百度了一下,基本确定,安雅被骗的钱要不回来了。
起因特别简单,安雅想趁着学业不紧张,找些兼职,她在网络上看到有招聘兼职模特的,时薪从150到800不等,安雅立刻就动了心。她原来在俄罗斯也给人做过模特,拍摄过平面,年轻小姑娘本来就喜欢这一行,看到薪资这么高,就更迫不及待地加入了。
于是安雅在网上发了一份简历过去,当天晚上就有自称“何总监”的人联系她,要安雅加了自己的微信。他先要她报了自己的姓名、身高、体重、三围等基本信息,又要她发了几张照片过来。何总监很快回复安雅,说她各方面都不错,然后约她明天去某大厦的工作室面试。安雅特别开心,翻了翻何总监的朋友圈,都是一些模特正在工作的照片,她觉得这个招聘很靠谱。她特意敷了面膜,刮了腿毛腋毛,做好一切准备,早早休息。
第二天安雅准时到了对方要求的大厦,17楼,但她有些好奇,因为这个楼层挂的公司名,跟她在网上投递的公司并不一样。她给何总监打电话,对方说,没走错,直接进来找前台填表。
于是安雅跟前台打过招呼,被带去一间办公室,办公室人不多,墙壁四周都挂着一些模特的照片,并不是什么名模,安雅猜应该就是这个公司旗下的模特。她写好“艺人基本资料表”,等了几分钟后,何总监终于现身了。用安雅的话来说,他很矮,但很白很瘦,穿紧身裤,皮衣,发胶涂了满头,一看就是搞演艺或者美发的人。何总监让安雅做了个自我介绍,又让她起身转了几圈,问了她自己想做哪方面的模特,有手模、脚模这种局部的,也有拍平面的淘宝模特,还有珠宝、彩妆、婚纱,乃至拍内衣的胸模。安雅说,除了胸模以外她都接受,于是何总监就在她之前写的表格上写写画画,标记了几句。
何总监还自信满满的跟安雅说,公司的活儿特别多,发型模特一小时可以赚800,低一点的网拍模特,每小时也能赚350以上,叫安雅放心,做得好的话,每个月收入过万,不是问题。后来他说,面试结束,安雅很适合,脸小,身材好,形象也好,只要交了模特卡,很快就能接到工作,拍摄的费用一周就赚回来了。
安雅说她头一次听到模特卡这个说法,在俄罗斯他们面试模特,都是直接去需要模特的商家,由商家亲自挑选,然后接拍摄。安雅也没有自己的影集,于是何总监听了,就对她说,在中国,所有模特都要建模特卡,就是拍摄三套风格不同的服装,化淡妆,然后装订制作成一本杂志,每次有了通告,他们公司会把模特们的杂志给商家挑选,选中的就能立刻接拍摄。如果安雅没有,可以在他们这做一本,档次不同,价格不同,888的,拍三套,不精修,1688的拍五套,精修。
安雅当时还是很心动,于是就选了888的套餐。何总监带安雅去了另一个房间,那里还有其他的女孩子正在拍摄。大概四五个化妆师在忙碌,何总监很快安排了专业的化妆师和摄影师给安雅拍完了模特卡需要的照片。并且跟安雅保证,一周内一定帮她接到工作,不然拍摄的费用全退。
过了三天,何总监果然给安雅打了电话,说有份拍摄工作,让她立刻来公司。安雅按时赶到,何总监说是个某个淘宝店拍几款鞋子,于是安雅按照他的要求换了十几双女鞋,半个小时后拍摄结束,安雅领到了200元的薪水。当天安雅还是很开心的,她认为她的模特生涯有了个好的开始。
没想到,这份工作之后的整整两个月,何总监都再也没联系过安雅,她发的微信他也没有回过。
-2-
安雅没忍住,再次去了当时面试的公司,没想到前台换了,人家说没有何总监这个人。
在一番长长的通话后,我大概了解了情况,就在网上搜索相关的信息,输入“模特”“兼职”“骗局”等,跳出来了大量的新闻,我一篇篇看下去,才发现,不仅是长沙,广州、上海、杭州等很多其他城市也都有差不多的骗局。
自称文化传媒、模特经纪或者演艺公司的人,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条件放的很宽,时薪很高,但其实就是骗面试者拍一套模特卡,赚完这个钱,就再也没下文了。
很多年轻女孩为了接工作,都上了当。甚至有女孩特意留了微信,要大家有疑问可以联系她。于是我加了自称是薇薇的女生,建了个三人对话组,把安雅也拉了进来。
薇薇跟我们说了她的经历,基本跟安雅差不多,也是很轻易地就通过了面试,对方要求她花钱拍模特卡,面试薇薇的是个40岁的女人,自称杜姐,杜姐也保证,如果接不到工作,就退拍摄的费用,甚至还拿出了一个协议,薇薇看清楚协议里也明确写了,公司未在一周内给艺人接到工作,拍摄模特卡的费用全退。于是,薇薇也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一周内她也接到了一份工作,之后就再无消息。
后来才得知,这个就是所有骗子公司为了让面试者安心花钱拍摄的套路,第一份工作就是他们可以安排的,甚至根本没有商家看过她的模特卡聘用她。
薇薇很气愤,上门跟杜姐吵了一架,要求退钱但杜姐态度很强硬,说了按合约已经给她安排过一份工作,800多的费用不可能退。就是在那个时候,薇薇才上网,发现很多跟她一样受骗的女生。她在网上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希望能和大家一起想想办法。
薇薇甚至还建了个50多号人的群,里面都是受骗的姑娘们,基本上,每人要的回拍摄费。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薇薇哭着跟父母说了这些事,薇薇爸爸是个律师,见不得女儿吃亏,直接叫了几个人上门要对方退钱,杜姐态度依旧很恶劣,后来薇薇的爸爸报了警,于是对方最终还是退了薇薇一半的费用。
因为被骗这件事,薇薇最终没有再继续试着做模特,她信不过任何的经纪公司或者文化传媒公司,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薇薇做起了游戏主播,倒也混的不错。
薇薇和我们说,她还不算最惨的,群里有个女生差点被骗做了KTV的接待。
我和安雅都想了解得多一点,薇薇把我们拉进了她建的大群。在那儿我们和小西聊了很久。
小西入行开头的故事和安雅、薇薇一模一样。对方面试完,声称不要任何押金或者培训费、报名费,只需要提交模特卡。在拍摄模特卡之前,小西多了个心眼,起初没同意在面试的公司拍,说自己在外面找商家拍,于是被告知,在哪拍都可以,这栋楼里就有好几个摄影工作室,于是小西在三家里面选了一家拍摄。后来才知道,其实他们都是一伙儿人。
拍了模特卡,小西被通知因为身体条件好,建议她去做走秀模特,公司安排午餐,上午下午免费培训,半个月后就去走秀,一天可以赚1000多。小西想着,这应该不是什么骗局,因为没要她一分钱,于是就答应了。
培训倒是看上去很专业,有不同的老师前来授课,礼仪、体态、走步、拉筋锻炼、有氧运动、营养搭配等,女孩们每天穿着8厘米的高跟鞋,都练习得很辛苦、很努力。老师还给她们每个人都起了洋气的英文名。
培训结束后,女孩们被安排在会议室就坐,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份协议,这时候,自称模特公司老板涛哥才出现。
涛哥说,要接走秀的活,每个人都必须签字,把身份证复印件给公司留底,再交300的押金,以防模特迟到或者没来等特殊情况。
涛哥说大家的工作会有很多种类,比如服装走秀、展示珠宝、手表等。合同密密麻麻几页字,有一些女孩看都没看就签了。
小西心里还是没底,于是细细看了,发现其中有项约定,走秀模特必须参与主办方组织的晚宴或答谢活动,如果只走秀,不参加活动,那么薪酬只能拿到约定的三分之一。她心里有怀疑,但涛哥一再催促大家,而且参加了这么久的培训,感觉梦想近在眼前,小西一咬牙,也就签了字。
合同被涛哥一一收走,模特们培训结束后的第三天,小西和几个女孩被通知参加一个礼仪活动,小西去了,就是给某个公司签约做礼仪,迎接客人,端茶倒水这些活,跟她想想的模特工作差很多,而且薪水只有100多元。
再后来,涛哥通知女孩们,晚上有个红酒展示走秀,就是端着红酒瓶走秀,可没想到,活动地点在某个KTV。小西心里有些怕,但看其他女孩都接了这个单,还是咬牙准时到了现场。
-3-
谁知道涛哥给他们准备的衣服,都是低胸、露腿的晚礼服,而且涛哥还要求大家进去以后要嘴甜,陪好贵客,小费比走秀多多了。
小西这才发现,自己差点就“被陪酒”了。
于是她找了个借口上厕所,然后偷偷溜走了,当天晚上凌晨三点,小西被清理出了她们那一届的模特群。她自己也不敢再去联系公司的任何一个人。
后来,小西报名参加了某个知名公司举办的模特大赛,但没能取得好的名次,于是也放弃了进入这一行的想法。父母在城中心有家小饭店,小西就回去帮忙,算是女承父业。
但她跟我们聊天,后来有培训班的女生联系她,告诉她那晚女孩们被要求陪酒,有的胆子小的,就按涛哥意思做了。有些人走完秀立马就走了,他们当中不知道谁报了警。没过多久,那家公司就倒闭关门,涛哥也被抓了起来。
安雅听完了小西和薇薇的经历,也有些心灰意冷。她跟我说,虽然自己超级想做模特,可毕竟自己是个外国人,要小心不能再被骗了,这个钱她不要了,用中国人的话说,就当“吃亏交学费”,她还是做做翻译赚钱安全。
我怕她心情不好,后来又约她出来喝了几次咖啡。
直到有次,我常去的理发店店长在给我剪头发的时候说,他们店要办个美发大赛,吸引顾客参与活动办卡之类。我想起安雅,就问他需不需要发型模特,店长说可以推荐过来试试。安雅很快就被挑中,顺利地接了第一次的工作。她的头发很长很软,浅棕色,在美发大赛上被造型师做些修剪,盘了个超复杂的发型。活动结束,我们拆头发都拆了好久,但那次安雅拿到了600多元的酬劳,虽然辛苦,但非常开心。
她把自己做发型模特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后来又有人给她介绍了拍淘宝服装的工作。在做了一阵子“野模”,接了几次活后,安雅拾回信心,还是继续面了几家公司,她学会在初次跟对方微信聊天的时候,就询问是否需要掏钱拍摄模特卡,对方不回复,她就明白是骗子公司,直接拉黑名单。更好笑的是,有些人在微信里回复不用办,但第二天面试的时候,还是说希望她能拍一套三个月内的模特卡,因为模特身材会变,客户要最新的资料等。
安雅已经不吃这一套,凡是“中间人”,或者苦口婆心找借口,要她掏钱做模特卡的,她扭头就走。
面了几次后,终于签了一家正规的、专业的服装公司,赚起“放心钱”来。
安雅后来和她的模特朋友们聊天才得知,真正的模特面试很复杂,对方会要看你的手、脚、看你走路的姿态和整体体态,还会叫你换不同风格的衣服摆pose。棚拍、街拍、局部拍摄、彩妆拍摄都有不同的要求。商家不会凭借一本模特影集就定人,想接拍摄任务,都需要参加至少两轮面试。
现在模特行业竞争也非常激烈,像安雅这样的外模,身材好、皮肤好,颜值也高,是最抢手的。可大多数模特都愿意做熟不做生,就算在行业里混了几年的,还是会碰到工作结束、久久不付费的商家。如果公司够正规,才能避免各种潜在的问题。
安雅后来再也没去网上搜索任何信息接工作。
她说基本上60%到70%的,打着招聘模特,不限年龄、身材、经验这样旗号的公司,都是骗子。
年轻女孩逐梦虽好,但也要看清前路,太轻易的承诺,不值得相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