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商业

黑作坊造假“防火涂料”现在一家人全进去了!

摘自:揭秘骗局网    时间:2019-3-26    浏览:    
“我要举报,那个大型项目使用的防火建材涂料是假的…””2019年2月中旬,杭州大江东市场监管部门接到一起投诉电话。 这可是大江东某重点建设项目厂房,如果防火涂料是假冒伪劣产品,一旦项目建成投入使用,后果不堪设想!大江东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立即对事件展开调查。
一则投诉电话  警方抓获制造假防火涂料夫妻
两桶25公斤的防火涂料摆在眼前,除了外观金属色泽不同外,品牌、体积、造型,甚至二维码都一模一样,普通人几乎无从分辨这两者的真假。
 
白边桶是假的,金属边的是正品
事实上,真的防火涂料每桶售价高达三百多元,而那桶假的防火涂料纯粹是油漆、胶水等材质混合而成的“不明物质”,成本只有前者售价的十分之一。
在火场中,防火涂料至少能抵挡近3小时火势的蔓延,而假的涂料,恐怕只会起到反作用。
前不久,因为一则投诉电话,杭州大江东公安顺藤摸瓜,抓获了疯狂在破旧小作坊里制作“防火涂料”的油漆工夫妻,并缴获假冒防火涂料两百多桶,以及工业原料200余吨。
但随后民警们意识到,这个防火涂料黑作坊的背后,还有更疯狂的隐情存在......
老乡找上门  成本三四十的油漆变成三四百的真涂料
3月6日,当民警冲进位于富阳的这家防火涂料黑作坊时,老杨夫妻还惊讶于,为什么是民警,而不是市场监督人员上门查封。
沾满油漆的蓝色大桶,脏乱的仓库,机器正不停地将油漆和胶水混合,灌装进涂料桶里,封装,再送往建筑工地。
 
五十多岁的老杨其实根本不懂什么是“防火涂料”。他做了二十多年油漆工,赚了点小钱,和妻子开了一家油漆店,一个卖油漆,一个做油漆工,本来日子过的还不错。前年,老杨夫妻买了几台做油漆涂料的机器设备,悄悄也做一些油漆加工生意。
直到自己认识多年的老乡找上门来,老杨才犹豫之下,准备搞这个“防火涂料”。
老乡给出的要求是,成本越低越好,但又不能假的离谱,只管制作,销售不用管,最后的工程款双方分成。
老杨便从网上买来正品防火涂料,花心思钻研了一番,最后捣鼓出的“油漆加胶水”,竟和正品有七八分相似。他又想办法买来了上百个防火涂料桶,灌装之后,就交由老乡装车送往建筑工地。
正品三四百一桶的防火涂料,老杨的成本压缩到了三十多元,这让他一度非常得意。不知不觉中,小作坊已经疯狂加工了上万桶假防火涂料......
900万的项目转到手上只剩百来万
小老板想破头想到了昏招
五十多岁的老冯也是一名油漆工。2年前,老冯接了一个“大单子”,但自己想破了头皮,都想不通该怎么赚钱。
这个单子,是大江东一个重点建设项目的厂房,背后是知名大企业,不差钱。但现实情况是,900万的项目经过层层转包,最后落到老冯手上,只有百来万的剩余。
老冯左算右算,这笔钱买材料的价格都不够,摆明了是亏本生意!他只能去找把工程转包给自己的曾老板,准备摊牌。
“曾老板,这个价格买材料都不够,我是想做的,但要做,只能换别的材料了。”老冯用词隐晦。
不料,比自己小二十岁的曾老板拍拍肩,告诉老冯说,放心去做,“上面领导”我们搞定了,验收不是问题。你要晓得,项目到我手里没多少钱,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候,老冯想到了自己的老乡,同样做油漆工的老杨......
 
其实老冯对于老杨的产品也心存疑虑。后来老杨拿了一根铁丝,放进自己涂料里搅拌一番后点火,没烧起来!通过了这个自我安慰性质的测试,两人便放心开工了。
后来老冯被逮捕时交代说,老杨准备了几百个桶,工地用完了就送回去重新灌装,每桶价格在60-80元之间。
一年多用了一万多桶假涂料   涉案总价值300多万
2017年7月,项目正式启动,老杨小作坊生产的防火涂料,也在精心的“包装”下,进入了项目现场,投入了使用。
至今已用掉一万多桶,涂料覆盖面积一万多平米,两年时间下来,项目建筑楼都已经建设完毕了。
3月8、9日,大江东公安又相继在下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西湖区将犯罪嫌弃人曾某、冯某抓捕归案。案件侦办过程中,民警共缴获了制假机器设备4台、假冒成品防火涂料200余桶、造假工业原料200余吨及相关包装500余个,涉案总价值300余万元。
而这些假冒的防火涂料,生产设备、工艺与正规企业相差甚远,质量根本无法保证。一旦应用到工程中去,极有可能引发各类突发性灾难和事故,给国家建设和社会生产、人民生活和生命健康带来极大伤害。
面对铁证,四名嫌疑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四人已被大江东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太可怕!
消防安全=生命安全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支持严惩的点个“好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