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商业

冬虫夏草的价格10年20倍,一千克28万!有人说是一场骗局!

摘自:电商报    时间:2019-4-25    浏览:    
造神,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容易。
《乌合之众》讲,越没有道理,越言之凿凿,越不断重复的话,越令人信服。
人们最爱对那些话迷之深信。
就像保健品界的神话,冬虫夏草一样,令无数人神往。
它生存在海拔3000-5000米的高山之上,既是“虫”又是“草”,很多人遐思无限。
但事实上,它只是一个收取智商税的靶子。
 
“包治百病”的冬虫夏草
一级一克290元,一克2条,一斤14万;
二级一克240元,一克3条,一斤11万;
三级一克180元,一克4条,一斤8.5万
论克卖,一千克几十万。
你一定想象不到,这是西藏那曲地区2018年冬虫夏草的收购价格,早已超越人参,超越一切医药保健品,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
而在几十年前,它还籍籍无名,60年代,甚至还只有0.6元/千克,如今已翻了几十万倍。
这一切,始于一场骗局。
1993年,中国女子田径队,马家军在赛场上取得了惊人的成绩,4月在天津集体刷新女子马拉松全国记录;8月包揽斯图亚特1500、3000、10000米全部金牌;9月破世界纪录;10月夺西班牙世界杯马拉松赛个人及团体全部冠军,一时震惊世界。
当有媒体采访马家军的教练时,他声称,如此惊人的成绩和冬虫夏草等中药材有关,一时冬虫夏草迅速火遍全国,价格一路飙升,暴涨至2000元/千克。
事后调查才发现,这些神乎其神的运动员不过是被注射了兴奋剂和雄性激素而已,和丛草没有半毛钱关系,但虫草的神话却从此开始了。
2003年非典,虫草变“神草”,传言能治百病,增强免疫,价格暴涨至1.6万元/千克;
2005-2007年,价格飙涨至20万元/千克;
2008年金融危机,虫草价格虽有所跌落,但天价已成;
 
2015年,价格再创新高,达到21万/千克,其中冬虫夏草中的极品:极草5X冬虫夏草的价格则惊人的超过了100万元/千克,震惊世人。
所谓只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
在市场上贵出天际的冬虫夏草,并没有受到冷落,反而一草难求。
无数消费者趋之若鹜,即使造假者层出不穷,也难档他们如火的热情,全国冬虫夏草总产值已高达300亿元,交易额超过200亿元。
 
又贵又没用
伴随着价格的节节攀升,市场的火热情绪,丛草的功效到底如何,却令人捉摸不定。
有人说,说它是药品,能治百病。
然而,国家药典虽然将冬虫夏草收录其中,但那也只能称为药材,药材和药品完全不是一回事,药材可以随便买卖、种植,但不能讲功效,药品才讲功效,什么药品对应什么疾病,都有实验药理学验证,对人体更是有临床验证。冬虫夏草的功效,完全没有任何有效的实验验证过。
冬虫夏草最大的噱头,无疑是含有虫草酸,虫草素,以及氨基酸、维生素等。
事实上,氨基酸、维生素只是很常见的元素,在食物中很普遍,并不稀奇;
而虫草酸只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药物,价格极其便宜,对人体来说,只能输液,口服对患者没有任何效果。
虫草素虽然比从虫草酸贵,但其实也只是一种化合物,早在1960年就已有科学家合成,虽不能大规模合成,但并不神秘,网上大多YY其是一种能抗癌、甚至干扰DNA和RNA基因细胞合成的一种神奇活性成分。
但中科院已经明确表示,冬虫夏草并不含虫草素和抗癌的喷司他丁,只是蛹虫草里有。
 
据《冬虫夏草化学成分及其药理活性研究》一文研究表明,目前,冬虫夏草的成分已基本清楚:野生冬虫夏草中含水分10.83%,粗蛋白29.1%~33%, 粗脂肪8.62%, 总糖13.94%~24.20%, 粗纤维18.5%, 水分10.8%, 灰分8.64%。此外还含有氨基酸、脂肪酸、核苷类物质、甾醇、7%~9%的甘露醇、多糖等, 这些成分是冬虫夏草发挥可能的生理活性或药效的主要物质基础,但并不是冬虫夏草特有。
说白了,冬虫夏草就是一个又贵又没用的东西。
 
不治病,治穷
然而,冬虫夏草虽然不治病,但却治穷,高昂的价格,让整个喜马拉雅地区的人们近乎疯狂。
一到季节,冬虫夏草就成了所有人的中心,整整六周的时间,漫山遍野都是挖虫草的人们,学校甚至特意为此放假,让孩子们也和家长一起采挖。
人们甚至为了争抢大打出手,2007年时,甚至爆发冲突,最终导致8人被开枪打死,50多人受伤,震惊一时。
虽然爬山采挖并不轻松,甚至虫草还很难辨识,但对他们来说,这是致富的不二法门。
在喜马拉雅周围,横跨尼泊尔、印度北部、中国西藏地区等,采挖虫草让他们因此吃饱了饭、穿起了衣、上起了学、用上了电、看起了病。
 
虫草越来越少
经济学讲,需求越大,供给越多,虫草价格的狂飙,一时吸引了无数人奔赴西藏淘金,采挖虫草。
但在经历过多年的疯狂之后,虫草不仅无法再继续增加,反而越来越少了。
 
冬虫夏草实际是一种真菌,在夏天感染蝙蝠蛾的幼虫,再起体内生长,消耗掉幼虫,第二年春天真菌从虫子头部爆出,破土而出,长出常常的孢子,继续感染别的幼虫,如此循环往复。
 
完整的冬虫夏草包括死掉的幼虫和长出地面的孢子真菌。
但疯狂的采挖,使得真菌还没来得及散播孢子,就被挖走了,被真菌感染的幼虫越来越少,冬虫夏草数量正在大幅度减少。
同时,伴随着气候变暖,冬虫夏草甚至有濒临灭绝的危险。
3000-5000米的海拔,冬季干冷,虽是不毛之地,但却是虫草的最爱,真菌和它的幼虫早已适应了那里的环境,
而气候变暖后,很多生物开始转向更高更冷的地带。
但冬虫夏草是两种生物的结合体,想要两种生物同时搬家,无疑难比登天。
冬虫夏草的数量已经大不如前,如果继续如此疯狂采挖下去,几十年后,可能将很难再找到真正的虫草。
 
结语
眼看着虫草数量越来越少,很多国家开始禁止胡乱采挖。
不丹设置采挖虫草的国家限量标准,很多团体也开始订立规则,但管得住自己人,却管不住“偷猎者”,你不挖、有人挖。
说到底,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2016年,因检测出冬虫夏草含砷超标,对人体有害,食药监局下发通知,叫停A股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纯粉片的生产和销售。
但近日媒体却发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商家通过授权海外,在澳门复一堂网上商城销售,从香港发货,依然受到内地消费者的疯狂追捧。
不得不说,一千克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冬虫夏草,实际效用有限,消费者疯狂追捧,不过是被商家每年几亿元的宣传,迷住了双眼。
在虫草一遍遍包治百病的宣传下,很多人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假,只能靠想象力为无数不存在的功效寻找依据。
而实际不过是白白被商家收取智商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