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专题

水滴筹中的“骗捐门”绝对不只是个例 有车有房众筹治病?

摘自:36氪江苏    时间:2019-5-10    浏览:    
如果你的亲友重病急筹医药费,你选择了水滴筹或轻松筹募捐,不善表达的你不知如何撰写捐款文案,又感觉平台生成的捐款描述千篇一律,没关系,万能的某宝来帮你,轻松筹、水滴筹类似平台的捐款文案代笔服务,能解决你的难题。甚至,病历、疾病诊断书、居委会证明等一系列申请材料都可以通过某宝或蛰伏的QQ群解决,更咋舌的是,还有专门的群为这个筹款项目进行实名认证,让它看起来更加真实,围绕着大病医疗众筹平台的黑色产业链,让医疗众筹平台的初心蒙尘。
5月一开始,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因脑出血,以贫困户身份发起百万众筹,又一次将水滴筹这类网络医疗众筹平台又一次推到了台前。创立初衷是帮助经济困难家庭筹措大病医药费的水滴筹,在平台初心上躺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骗捐门 
吴某妻子微博截图
信息披露,吴某父母在京有铁路公有住宅租赁房屋两套(使用权可流转)、代步车一辆,无房贷,父母双方每月有退休工资共计8000元,吴某本人参加职工医疗保险,且德云社同仁出面捐款,上述条件与公众认知中的贫困家庭不符;加之,远超脑出血正常治疗费用、覆盖房租、护工费在内的百万筹款目标,吴某妻子在丈夫住院后入手价值5000多元的新款高档手机,和面对公众质疑,不愿变卖固定资产筹措医药费的坚决态度,都让这一事件持续发酵,处在风口浪尖。
水滴筹系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大病医疗众筹平台,隶属于2016年成立的水滴公司。除水滴筹平台外,该公司主要业务还包括水滴互助、水滴保。其中,水滴筹是个人求助大病筹款平台,筹款服务免费,截止去年12月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水滴互助是网络健康互助社区,类似相互宝,已总计为2000余名患病家庭均摊了超过2.7亿元的健康互助金;水滴保是主打保险代理业务的健康险优选平台。
骗捐门 
水滴筹官网
在商业模式上,众筹+保险成为平台流量变现的标配,医疗众筹场景为保险服务提供了转化率高的销售场景,开展保险中介业务平台可以抽取一定比例佣金。截止2019年1月,水滴保用户已经近千万,单日规模保费突破1亿;同为腾讯系的另一大病医疗众筹平台轻松筹,去年发力互联网健康保险业务轻松保,目前投保用户已突破1500万,单月规模保费突破3亿。
不可否认,水滴筹此类众筹平台的初心是正义的,但是初心正义,程序却不正义,难以保证结果正义,亦无法回归到“初心正义”,万千爱心汇聚成的水滴,也会在一次次的质疑中“蒸发”,轻松筹也会变成“困难筹”。水滴筹和轻松筹等类似渠道的合法背书,此前就因程序正义问题多次受到质疑。
远的不说,仅在近一年时间内,类似渠道就数次陷入骗捐丑闻。
2018年7月,南宁武鸣邓女士为女儿在水滴筹筹集到25万元医药费,后又被爆料称家中开有三家粉店、名下有奥迪车和数套房产,其女回应网友“住几百万的房子关你什么事”,让捐款网友深感善良错付,邓女士后续变卖家产退回捐款;同一个月,被媒体冠以抗癌勇士的武汉刘凌峰,在轻松筹平台上募捐到30万医药费,被质疑作为地产广告策划人,名下有一家房产中介公司,曾出售武汉十多套房产变现,后引得南方都市报跟进调查;刚过去不久的3月,武汉女孩李延因患鼻咽癌在轻松筹顺利筹集20万元,后被质疑有房有车有公司。
而今,吴鹤臣疑似骗捐事件持续发酵,水滴筹官方回应,称“当前房产、车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都说“底层众筹看病,中产倾家荡产,上层海外求医”,由于平台机制不健全,底层治疗大病的可行渠道被中层乃至经济条件更宽松的群体盯上,当前正常看病的顺序本应是:砸锅卖铁先于众筹,变成了众筹先于砸锅卖铁。空手套白狼让他人为自己的医疗费买单,甚至众筹余款成为一种生财手段。
无疑,在数次质疑中,受助人在经济和医疗两方面是否均具备救助资格,成为舆论热议的关键,经济条件和患病情况的审核,都是程序和机制的问题。吴某妻子在自媒体平台上发声,称“众筹本是自愿何谈骗人”,而吴某妻子忽略了一点,自愿的前提,应基于程序和机制确保下的信息公开,显然,平台没能确保这一点。
就经济资质方面,正如水滴筹官方回复,“没有资格审核发起人车产房产”,换言之,无法从程序和机制上规避此类现象再度发生;就医疗资质方面,除了个人骗捐,性质更恶劣的团伙骗捐也有案可循,有团伙去线下医院或者线上建群寻找重病患目标,获取患者的户口信息、病历、诊断书等资料在大病医疗众筹平台上发起众筹,达成后与患者分成,更有甚者造假高仿病例、居委会证明,形成前文说说的黑色产业链。
因为程序不正义不健全,轻松筹与轻松“骗”一线之隔,水滴筹的滴水爱心也会“蒸发”,原本助人却众筹乱象频频。
实际上,众筹(crowdfunding)模式本身为舶来品,作为新医疗金融的重要形式,医疗众筹业务在海外起步更早,在美国的主流渠道有GoFundMe、indiegogo 、Watsi、Thoughtful等。主流平台也曾面临过骗捐窘境,经数年发展形成多重机制进行有效约束。
骗捐门 
GoFundMe medical 频道
以GoFundMe为例,作为美国当前最普及的众筹网站,平台上最多的项目是为医疗筹款,占到大约17%,学费筹款项目占11%,旅费筹款项目占10%。为了规避骗捐事件,GoFundMe第一个设置了5分钟客服时间,实时回应项目质疑,并与其第三方支付平台搭建了捕捉和制止欺诈行为的数据系统,还公开了开户人支出收入的书面记录,验证受助人的经济能力。此外,平台专门设计了GoFraudMe网站,持续更新疑似骗捐GoFundMe的筹款项目,分析已发生的诈捐案例,教育用户如何识别和应对,若已经完成募捐,则报警并在核实后将相应款项退回给捐款人,诈捐者也受到了相应刑罚。从事前、事中、事后全程监督相关众筹项目,平台诈捐行为得到有效控制,比例低于0.1%。
互联网的记忆是短暂的,围绕相声演员吴某的热议,用不了多久就会散去,谁会是下一个凭借“一己之力”,把医疗众筹平台监管难题暴露到聚光灯下的人呢?互联网的记忆是长久的,毕竟,水滴筹正在谋求出海,国际版DeeDa目前处于公测阶段,解决程序不足够正义的漏洞,深化住守门人角色,才能立住“不忘初心”的金字招牌,保证这滴本该清澈的甘霖,不在一次次质疑中蒸发消散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