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黑幕

埃克信虚假宣传为治病神药_惊人暴利(深度揭秘)

摘自:揭秘骗局网    时间:2011-10-29    浏览:    
  埃克信虚假宣传缘为惊人暴利,名申埃克信片 批准文号:卫食健字(1999)第0411号,据悉,“埃克信”本属保健食品类。但是,今年4月25日至8月11日,上海某药业公司在温州人民东路东信大楼1楼经销时,发布“实现了抑制肿瘤、调整免疫”、“近中远期效果显著”、“全球数十万例服用‘埃克信’的癌症患者共同验证”等内容的小广告,含有与药品相混淆的用语,夸大了疗效,违反了《食品广告发布暂行条例》。
  上海民生虚假宣传 “埃克信”抗癌不可信
  “增效减毒,放化疗不再痛苦;靶向抑瘤,杜绝癌瘤转移复发;带瘤生存,中晚期患者与癌共存。”这是上海民生健康集团在其官网上为其灵芝类保健食品“埃克信”所做的宣传。
       但早在2004年11月9日,国家工商总局曾发布消费警示,郑重提醒消费者提高辨别此类虚假违法广告的能力,“灵芝类保健食品不具有任何治疗作用,同药品有质的区别。”但“埃克信”却继续在违法广告中将自己吹嘘成抗癌的灵丹妙药。
       近日,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数万元治不好四百元可治愈的疾病
       记者和举报人碰面后,举报人将一瓶“埃可信”交至记者手中。记者看到,“埃克信”的外包装上,清晰地印有“保健食品”的字样,以及批准文号。“这声称能治癌症的保健食品把我可是坑苦了!”举报人说。
       随后,举报人道出了举报的原委。去年6月,在朋友的介绍下,脂肪肝引起转氨酶升高的他前往上海民生中医大药业有限公司下设的上海民生健康服务中心就诊。令他惊讶的是,除了挂号费用高达150元以外,诊断过程则只是简单测了一下脉搏,看了一下舌胎,整个过程用时不到三分钟。诊断结束之后,医生给他开了一箱18瓶,价格共计为5400元的“埃克信”。
       “我看到‘埃克信’的包装就很纳闷,怎么保健食品可以治病?但是因为求医心切,所以也就没有再过多地去猜测。”举报人继续说,他按照医生的指点,停用了其他药物,每天坚持吃“埃克信”,“一箱吃完之后,我又继续购买。”
       当举报人吃了大半年的“埃克信”之后,满怀信心地到附近的医院进行复查时,却得知自己的转氨酶比半年前升得更高。当时,举报人对“埃克信”的疗效依旧深信不疑,还认为是医院误诊,于是回家继续服用“埃克信”。可是在一个月之后,他再到另外一家医院复查时,发现自己的病情比头一次复查还要严重。
       在病情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举报人决定停服“埃克信”,前往上海华山医院进行治疗。“吃了肝病专家开的药,我的转氨酶在20天后就恢复了正常,而且治疗费用也只花了四百多元而已。想到之前花的几万块冤枉钱,我就一肚子火。”举报人气愤不已。
       “花冤枉钱还不算最可气的事情!”举报人又讲到,转氨酶正常后,想到家中还有剩余的“埃克信”,于是就电话联系“民生”的客服,协商退货一事。哪知客服在得知退货,坚称恕不退款,并称“只有人死了才能退!”。
       电话协商未果之下,举报人拿着“埃克信”,前往民生退货。“可能害怕影响生意,所以他们的工作人员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表示同意退货。”举报人说,在退货之前,工作人员要求他填写一份退货申请,并在申请中写上退货理由:此药不适合于我。为了息事宁人,举报人填写了申请。
       数月后,举报人发现家中还剩有一瓶“埃克信”,于是再次来到“民生”退货。而这一次退货,他还是遭受到了工作人员的拒绝。在他几经解释,并称之前就曾退过货之后,工作人员答应只要查询到之前的退货记录,就会全额退款。
       在工作人员翻看退货单时,突然盯着举报人尖叫起来,大声问:“你不是死了吗?”
       工作人员的话把举报人也吓了一跳。举报人拿过退货单一看,发现退货单上备注的退货理由居然是“病故退药”,而下面署名的人,则正是头一次为他办理退货的工作人员。
       这一下,举报人以自己进入“死亡名单”为由,强烈要求“民生”的领导赔礼道歉。按理说,道歉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民生”的领导不仅不赔礼道歉,甚至还派出了保安进行肢体上的威胁。
       “退货之后,我越想越气。所以最近我就联系了一些患者,共同举报‘民生’坑蒙、欺诈患者。”举报人在介绍情况后补充说。
       虚假宣传缘为惊人暴利
       本是保健产品的“埃克信”,它的成分究竟是什么?记者试图从“埃克信”广告宣传单上寻找答案。
       宣传单上介绍,埃克信是经何裕民等多名教授潜心二十余年,从800多种灵芝菌株中筛选出活性最高的紫芝G58菌种和赤芝G57菌种,分别采用这两种不同品系的灵芝不同生长阶段的有效成分,经过反复提炼而成的一种新产品。其产品具有快速杀灭肿瘤细胞、选择性杀灭肿瘤细胞而不损害正常细胞、快速改善临床症状、减毒增效,以及消除癌性腹水和胸水等多种功效。宣传单的背面,则列举着不少“起死回生”的治疗案例。
       对于宣传单中大量的专业术语和治疗案例,作为“外行”的消费者不甚了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专业术语和治疗案例表述的种种内容,都是在为“埃克信”的疗效蒙上一层奇迹的“面纱”,是在为“埃克信”的销量高唱“赞歌”。
       之后,记者电话联系了国内一名资深医学专家。“如果说吃了‘埃克信’就能治好癌症,那么国家药监局也就不可能将它划归为保健食品,而且医院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该专家指出,以灵芝作为成分的保健产品对于抑制癌细胞确实有一定的功效,但是它的功效毕竟有限,只能应用于辅助治疗。患者一味“迷信”保健产品,未到正规的医院接受系统治疗,那么就很容易将病情越拖越糟。
       我国《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第七条规定,食品广告不得出现与药品相混淆的用语,不得直接或者间接地宣传治疗作用,也不得借助宣传某些成分的作用明示或者暗示该食品的治疗作用。显而易见,“埃克信”已经违反规定,是在虚假宣传。
       值得一提的是,事实也印证了“埃克信”虚假宣传的行为。早在2002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违法药品广告公告第三期之中,“埃克信”就因非药品宣传疗效而“榜上有名”;另在2010年,温州市鹿城区工商局对“埃克信”虚假宣传进行了严肃查处。
       虚假宣传的背后,往往必定隐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埃克信”在遭受通报和查处后,依旧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姿态来证实这个论断。
       一箱“埃克信”为18瓶,每瓶为100粒,如果按照5400元一箱的价格进行换算,每粒药的价格为3元。“患者病越重,‘民生’让患者服用‘埃克信’的剂量就越大。”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患者每天服用“埃克信”的数量少则二十粒,多则四十粒至五十粒,按此推算,一箱“埃克信”最多只够服用一个半月。
       曾在“民生”接受治疗的一名王姓患者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每个月都要到“民生”去一次,每次去都至少要花上两三千元购买“埃克信”。“我还不算是最多的。”他还反映,还有不少患者每月的花费动辄上万。
       按照一知情人士给出的一组销售数据,记者保守地以“民生”每月接待2000名患者,每名患者购买5000元的“埃克信”进行计算。算出来的数字证明,“民生”每月进账惊人,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
       非法行医曾遭受处罚
       “我之所以不再去‘民生’,就是发现他们的诊断有两个问题。一方面是他们为每一名患者诊断过程用时都很短,感觉就像是在‘作秀’;另外一方面,他们把‘埃克信’当成抗癌的‘神药’,处方上从来都少不了‘埃克信’。”
       看病讲求对症下药,而“民生”医生的处方上从来都少不了“埃克信”,这就好似“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病是假,卖药才是真。与此同时,这些像“机器”一样,不停重复地开同样处方的医生是否具备行医资格,确实亟待相关部门审核。
       无独有偶,在福建省福州市政府办公网站上,记者看到了当地政府对网友举报“民生”非法行医的办理意见。办理意见中,当地政府相关部门证实了“民生”福州分公司不仅未《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还存在非法行医,擅、强行销售“埃克信”等违规行为。办理意见给出的意见是:责令“民生”福州分公司停止医疗活动,并处以行政罚款3000元。
       此外,在“民生”每个分公司所在城市的政府办公网上,记者都看到不少网友纷纷用文字表达着自己对“民生”和“埃克信”的愤怒。有的网友举报“埃克信”的疗效涉嫌虚假宣传,延误了自己或亲人的病情;有的网友则举报“民生”的代理商以“吃不完可以退货”的噱头来引诱患者购买“埃克信”,而当患者要求退款时,却只愿意退半价……
       创始人何裕民涉剽窃、抄袭他人理论成果
       走访中,一张姓患者告诉记者,当初之所以选择“民生”,并非是病急乱投医,而是冲着“民生”创始人——何裕民的名气去的。
       何裕民是何许人也?张姓患者称,何裕民是上海医科大学的教授、博导,中华医学会心身医学分会主任委员、国家科技部“十一五”重点支撑项目亚健康课题组第一负责人,国家级规划大学教材《现代中医肿瘤学》主编,曾获全国杰出青年中医、上海市劳动模范、全国优秀青年教师等殊荣,在国际心身医学、肿瘤临床及中医基础理论等领域享有崇高学术声誉。
       这些头衔给人以肃然起敬的感觉,那么这些头衔是否实至名归?
       “他就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骗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患者提及何裕民,显得异常气愤。
       该患者向记者反映,当他在发现自己右肺上最初有一个结节之时,将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了何裕民的身上。就诊时,他曾询问何裕民,是否需要进行伽马刀手术,而何裕民则模棱两可地说:“现在先吃‘埃克信’,做手术还不到时候。”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在进行复查后,他发现右肺上的结节不仅没有变小,反而增大一公分,而且左肺上还新增加一个结节。当他再次找到何裕民时,何裕民则建议他马上到医院进行手术,并主动提出帮他联系医院。
       “现在回想何裕民当初那句‘做手术还不到时候’的话,我感觉他确实是老谋深算。如果没有新结节,他会说药效好;如果有新结节,他会说自己曾经提及过做手术,总之怎样都说得在理。”
       另据了解,近期的《当代徐州》杂志,就报道了何裕民剽窃、抄袭他人理论成果一事。
     《当代徐州》介绍,自2006年以来,何裕民在诸多杂志上发表的数十篇论文,其核心论点与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原中医科主任、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王尧十多年前发表的文章如出一辙,甚至论文核心部分的文字和标点都是一模一样。
       2010年,王尧将何裕民告上法庭。在徐州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何裕民拒不承认自己剽窃、抄袭,并谎称自己也是受害者,是他人冒名投稿。随后,法庭给予了何裕民15天期限,举证“上海警方立案”。
       可是十五天期限之后,何裕民未拿出举证。事后,法官前往上海查明,上海警方并未立案。2010年10月12日,徐州中院确定了何裕民的侵权事实,判其停止对王尧著作权的侵权行为;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就侵权文章在《光明日报》刊登道歉声明。
       在铁的事实面前,何裕民百般抵赖,跟着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庭审过程中,何裕民始终在他人冒名投稿这一理由上纠缠。在多方取证下,江苏省高院于2011年6月20日做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判决尘埃落定,可是何裕民却拒不执行。2011年7月26日,王尧向江苏省高院申请强制执行。
       是医生?是商人?记者尚且无法对何裕民的职业进行界定。“民生”和其产品“埃克信”多年来不断受到国家和不少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通报和查处,但是缘何就一直能在上海始终屹立不倒?如果当地政府把管理缺失作为解释理由,那么这一解释理由之下,或许存在不可告人的隐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