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黑幕

伴游公司内幕_伴游只是变相卖淫,女大学生月入两三万(图)

摘自:揭秘骗局网    时间:2005-3-7    浏览:    
 
       在重庆市一些时尚刊物上,形形色色的伴游、陪游公司广告时有出现。而由伴游公司制作的极富诱惑性的“香艳”卡片也在闹市区广为散发。
       知情人透露,重庆目前约有近百家此类公司,招募为数不详的女大学生从事色情服务
  “你想领略当代靓丽女孩、潇洒男孩的风采吗?你想感受重庆女孩(男孩)的浪漫吗?“类似此类极富诱惑性的”香艳“卡片,由一个个”票串串“塞进穿着笔挺的男子手里,或是从轿车门窗外不由分说地抛进车内。
  这样的情景不时发生在沙坪坝区人流如织的步行街头或豪华宾馆门前。
  沙坪坝,重庆知名的文化大区,云集着多所重庆及国内知名院校。据可靠消息,今年年初,重庆市警方在沙坪坝区破获了一起有女大学生参与其中的涉黄案。虽然警方严密封锁,但关于此案的种种传闻还是通过不同渠道流入民间。
  据知情人士透露,涉案的女大学生多供职于各类伴游、商务咨询公司、商务俱乐部。随着此案的破获,伴游公司大量招募大学生从事色情服务的内幕也被揭开。据一“从业”人士透露,重庆目前约有近百家提供此类伴游服务的公司,每家伴游公司旗下都有为数不详的女大学生。
  警方破获女大学生涉黄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伴游公司打着导游陪聊、公关应酬、商务翻译的招牌,实质从事着三陪、卖淫活动。而高校云集的沙坪坝区便是此类“伴游”团体的“主要驻扎基地”之一。
  知情人士透露,约在今年1月前后,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在沙坪坝区某高级宾馆破获一起人数众多的涉黄案,现场抓获数对涉嫌从事色情服务的男女。男性多为私企老板,女性大多来自于各类伴游公司。
  该案的侦破由治安总队筹划实施,整个过程缜密严谨,事前连沙坪坝治安科警员也未得到风声。据市公安局政治处消息,涉及此案的相关嫌犯已被刑事拘留。目前,此案已移交检察院。
  据称,此案牵扯出沙坪坝区周边数家高校的女大学生,涉案大学生数目不详。
  记者向重庆警方求证此事,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陈萍称,由于此案涉及大学生,社会影响极为恶劣,警方“无可奉告”。
  沙坪坝公安分局政治处一位干事则向记者证实,此案因治安总队早就打过招呼,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她告诉记者,凡是涉及大学生的案件,警方总是慎之又慎。
  而据熟知伴游公司内情的知情人士透露,早在1998年起,重庆街头便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伴游公司、商务俱乐部。这些公司俱乐部打着导游陪聊、公关应酬、商务翻译的招牌,实质从事着三陪、卖淫活动。而高校云集的沙坪坝区便是此类“伴游”团体的“主要驻扎基地”之一。
  记者向重庆规模最大的三所高校———重庆大学、四川外语学院、西南师范大学保卫处了解此事,保卫处人员皆表示,至今尚未听到关于此案的风声,当地公安机关也并未就此事与校保卫处进行沟通。
  “学校肯定是不允许这种现象发生的。一旦发现本校学生有在伴游公司兼职从事与色情有关的工作,将严格按校纪校规进行处罚。”四川外语学院学生处一工作人员称。
  据了解,目前重庆高校学生正常兼职途径有两种:一是单位到学校招人,二是由学校统一安排到用人单位从事勤工俭学,但学校对学生兼职仅起引导推介作用,一般未开展有关兼职从业的相关素质性教育。川外学生处这位工作人员估计,从事伴游服务的多是一些自律性不强的成教、自考生。“当然,有的学生认为岗位太少或是工资太低,自己通过一些途径到社会上兼职,甚至从事一些不好的行业,这是学校没法控制的。”
  虽然校方称对学生伴游现象知之甚少或毫不知情,但不少高校学生表示,大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到伴游公司兼职一事早有耳闻。重庆某高校一位舞蹈专业学生告诉记者,她身边便有在伴游公司兼职的学生。“以前(她)在学校宿舍里住,经常三更半夜偷偷回来,闹得我们睡不好觉。后来听说到校外租了房子,上课经常迟到。”不过,这位学生认为此现象并不奇怪。
  据她所知,目前重庆高校女生特别是艺术、外语、师范类的女生,经常晚上应约到解放碑的酒吧卡厅里陪人“HIGH”(玩)。“没办法,现在这世界笑贫不笑娼。不过反过来说,只要校方和家里不知道,功课不落下,谁又管得着?”
  伴游公司的“生意经”
  郑荣告诉记者,搞伴游这行也要分“淡季旺季”。“旺季是年前年尾和夏天。年前年尾公款消费、给政府官员‘烧香拜佛’的人多;夏天重庆的夜生活丰富,半夜三更都能接到单。”
  2月17日,本报记者佯称是应聘伴游的女大学生,通过电话与一家名为鑫缘商务俱乐部的公司取得联系。
  在石桥铺赛博电脑城等了足足半小时,一身穿黑衣、面目清秀的年轻男子突然从记者身后冒出来:“你是应聘的学生?”在仔细核对记者的学生证后这名男子解释,选择一个距离公司较远的繁华地点接头,一发现有什么不对便可混入人流中溜走,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鑫缘商务俱乐部位于重庆石桥铺石小路191号二楼一间不起眼的民居内,周围砖墙到处用粉笔字或大红纸标示着“香蜡纸烛”售卖字样。从“面试”地点步行到此,需要整整二十分钟。
  走了一段路,年轻男子的普通话变成了标准的重庆话。“在电话里我一般都说普通话,这样免得被人发现身份。”
  从交谈中得知这名男子叫郑荣(化名),四川省巫山县人,做这行已经一年有余。以前他的公司位于沙区法院附近,“那里人来人往,进出的人员太复杂,很容易混入记者和警察。周围好几家伴游公司就是这样栽水的。”
  鑫缘俱乐部简陋的客厅里,除了一张茶几、一张竹沙发和一个电视柜外,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香火缭绕的一尊财神菩萨像,还有那幅印满“诚信”字样的落地窗帘。
  郑告诉记者,每到周末,便有从事“兼职”的女大学生到此等“业务”。“我们的客人都是老板或政府官员,所以要求学生的素质很高,穿着要有都市气息。许多大学生平常穿得很普通,到了出单时只需在屋里将时髦衣裳换一下、化点妆便可以出门了。”
  郑荣拿出一叠报名表让记者填写。记者从一张已填好的报名表上看到一组资料:刘××,某高校英语专业,1985年生,爱好唱歌……据说,这便是俱乐部的优势所在———他们能根据客人电话中的需要安排各种“才貌双全”的女大学生,过了英语四六级的、擅长公文写作的都有。
  郑荣称,鑫缘商务俱乐部挂靠在成都注册的鑫缘装饰设计公司名下,是其驻重庆的一个办事点。在其向记者提供的工商注册登记营业范围内,同时包含有“装饰设计、咨询”等业务范畴。郑说这样做的好处有三个,一是可以逃过工商、警察的眼线,因为其营业范围包括商务咨询业务;二是可以在做伴游公司的同时承接正规建筑设计业务;三是可以逃避有关工商税费。
  郑告诉记者,大多数伴游公司一般只在渝中区、沙坪坝、江北三个地区接单,“九龙坡太穷,只有一两家豪华星级宾馆,做不起价。南坪太乱,社会人员太杂,不容易保障小姐的安全。我们接待的都是出入高档场所的客人,在星级酒店一般都顾及自己的名声,不敢乱来。”
  公司的夹柜里,放着数叠厚厚的都市伴游名片。郑称,这些名片只在豪华宾馆或者往高级轿车里散发。此外,公司还常年在重庆几份家喻户晓的时尚周刊上做广告。“这些都是公司的支出成本。”
  由于暂时没有“业务”,郑荣坐在简易竹沙发上侃侃谈起了“生意经”。他告诉记者,搞伴游这行也要分“淡季旺季”。“旺季是年前年尾和夏天。年前年尾公款消费、给政府官员‘烧香拜佛’的人多;夏天重庆的夜生活丰富,半夜三更都能接到单。”
  郑透露,该公司接单的费用标准为:5小时内公司收200元,5小时外收300元。至于接单人的收费标准,则由客人与接单人自行商定,一般是5小时内700元,5小时外800元以上,这个底价由公司和客人在电话里讲明。“如果出单积极,一周接十个单(包括”素单“,即不提供色情服务,仅陪喝陪聊),每单以平均800元计算,一个月下来收入至少两三万。”
  提及前不久沙坪坝发生的女大学生涉黄案件,郑表示并不知情,不过他胸有成竹地告诉记者,如果在宾馆被逮了“现行”,有两招可应付。“一是死死咬定你和客人是情人关系,公安拿你没法;二是以朋友的身份打电话给我们,我们自会托关系或交钱让你出来。”不过,郑再三叮嘱:“这种情况下要经得住公安恐吓,不要说出你和公司的关系,否则公司就得背上组织卖淫嫖娼的罪名,对你、对公司都没有好处。”
  郑也承认,尽管如此严密防范,也难以确保哪天混进“不懂事的记者或者警察”。当记者问他有什么应付办法时,他突然眼冒凶光:“你听过‘大四川,小巫山’这句话吧?谁得罪了我们巫山人,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揪出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