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各种骗局、骗术,让骗子无所遁形!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骗术大全 > 网络骗局

防骗维权网分享丨被骗财、遇变态 揭秘升级版刷单骗局

摘自:揭秘骗局网    时间:2022-2-9    浏览:    
你听过寄拍吗?部分网店商家为了推广自己的产品,会将产品寄给一些网红和素人来进行宣传测评,或者充当买家秀,只为获得一个优质好评。然而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已经有不法分子假冒“电商”在各大社交平台打着“低门槛、高收入”的幌子,以招募网拍模特、拍摄买家秀为名,骗取钱财,甚至提出变态要求。
调查丨拍拍买家秀真能月入数万元?
“美女,接寄拍吗?” “无会员费押金,一单佣金50元起”“适合学生党和宝妈”……在朋友圈、论坛以及社交平台评论区总会出现这样的邀请、招聘信息,内容听起来也很简单:接到任务后,商家会用快递寄来新品衣服,按照双方沟通的要求拍摄买家秀照片提交至指定平台发布,从而获得佣金,商品寄回给商家或者直接留下。
有商家介绍,佣金的标准与个人账号的粉丝数有很大关系,比如数千粉丝的博主接单价格会在几十到一百块左右;万粉价格一般在一百到五百块左右;十万粉丝以上的博主接单价格就要考察更多的维度,账号数据一般、非垂直的账号,一般会在一两千元,但如果是高质量、高粉丝数的优质账号,五千甚至几万的都有。“以上只是一般的情况,具体价格还得依商家产品、平台、个人账号的情况而定。”服装类、母婴类、美妆类、食品类、萌宠等多种类型都有寄拍需求。
不少寄拍推广账号声称每单能获得50元至200元不等的佣金,月入数万, 是一份门槛低、利润高的好工作。
“寄拍模特”这个新型职业,对于身材和面容姣好的年轻女性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就能赚取报酬的好途径。总有人跃跃欲试……
入坑发现其实每单也就20元
高洋是广播电视学专业的一名大三在读学生,从2021年3月开始从事寄拍。她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寄拍平台是模特获取资源的主要渠道,加入平台一般需要200-300元不等的报名费。
交费后,平台会组织简单的职业培训,包括接单方式、拍照技巧、防骗常识等,培训结束后,模特就可以在平台自主接单。“相当于花钱买个入行资源”,高洋这样总结。
目前,高洋主要在house网拍、3in和NANO三家平台接单,三家接单操作基本相同:平台发布放单图,模特根据自身条件和兴趣挑选,主动扫码发送包含照片、身型数据等信息的模卡。被商家选中后,再具体商议拍摄需求和报酬。
高洋告诉记者,寄拍单分为置换单、佣金单、推广单三类。置换单指商家寄送产品给模特,拍摄后不需要将产品寄回,一般不另付报酬;佣金单需要模特在拍摄后将产品寄回,因此模特需要支付押金,避免产品无法寄回产生损失;推广单指群内拥有一定粉丝量的模特接单拍摄后发布在自己社交平台,除了拍摄费用外还会有推广费,利润较高。
为防止商家跑路不退押金,高洋目前只做淘宝、得物这两个平台的置换单,几乎不做佣金单。据高洋介绍,她所在的三家平台都要求商家押款才能够放单,但是一般押款几次之后,平台就不要求商家继续押款了,所以为了防止商家拿了押金之后消失,自己接单还是非常谨慎。
从3月到现在,高洋平均每一两天就会做一单,算是平台中比较高产的模特,网传“月入几万、经济自由”的说法在她看来并不属实,发财是不可能的,只能算一份性价比不高的兼职。
因为照片的拍摄需要讲究布景、角度和光线,并不是随便用手机拍几张图就能满足要求的。“我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选景、搭配、拍摄和修图。这样一通折腾下来佣金单报酬一般在30-50元,去掉运费也就赚二十元左右。”高洋说,等赚回报名费之后就不再接佣金单了。
目前,高洋主要做置换单,喜欢的衣服就留下,不喜欢的就挂在闲鱼上卖掉,“从3月到现在一共卖了大概一千元。至少实现穿衣自由了。”
 
有人被骗 还有人遭遇变态
凭借高度的警惕,高洋从事寄拍行业将近一年从未“翻车”,然而她的朋友王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陷入了一些“商家”以寄拍为由制造的陷阱中。
就在一个月前,王丽在平台接到了“口红送拍”的单子,佣金10元。不过需要领取50元优惠券下单,并垫付20元。沟通中,对方“指导”王丽先将商品加入购物车,截图确认后会私下发给王丽“二维码”优惠券。王丽照做后,对方发来的优惠券领取规则却有些奇怪,领取优惠券后需要开通免密支付付款才能使用。
然而第一次扫码领券之后,王丽的付款却因“优惠券过期”没能成功,对方再次发给王丽一张“二维码”优惠券,而这时,王丽已经放松了警惕,急于领券付款,全然忘记自己的免密支付已经打开。那张所谓“二维码优惠券”实际是个收款码,王丽免密支付600多元后,对方便没了音讯。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除了被骗财,还有人在接单过程中遇到了变态。
2021年2月,李晶在自己的微博评论区接到了寄拍邀请。李晶向记者回忆,这位自称“阿文”的网友要求她加QQ好友交流,发现阿文的微博主页空白,QQ空间也是空白的,李晶本有些怀疑,但对方立刻抛出了一张诱人的“大饼”:寄拍每套衣服200元,拍完之后产品无需寄回。李晶动心了。
阿文见李晶表现出兴趣,一本正经地要求李晶拍十张照片和十条视频“面试”,且没有对视频和照片的风格、格式、景别等做出任何要求。李晶发送了一些自己之前拍摄的照片,对方说视频不合格需要重新拍。
接下来的对话,让李晶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阿文让李晶上身穿西装,下身穿短裤,坐在椅子上拍摄50秒视频。几个来回之后,阿文的要求越来越奇怪,“坐在椅子上用脚尖挑高跟鞋”、“穿上黑色皮裤、皮裙看一下”……虽然不解,但从未了解过模特行业的李晶还是心存侥幸:“万一就能靠这个赚点外快呢,说不定模特就是要这样看身材的。”直到阿文提出穿着黑丝袜做不雅动作之后,李晶才彻底意识到对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立刻举报投诉了对方。
提示丨当心升级版“刷单”骗局
李晶告诉记者,其实阿文露出过很多破绽,主页空无一物、说话颠三倒四、招模特不看模卡看自拍……但自己被“200元一条”的酬劳冲昏了头脑,怀着一丝侥幸心理一步步落入圈套。“天上真不会掉馅饼,希望其他姐妹不要重蹈我的覆辙”,李晶后悔地说。
而王丽觉得自己被骗数额并不算大,没选择报警,事后她也反思称,在形形色色的“寄拍”骗局中,手段并不高明,在寄拍圈内更多人会因“刷单”被骗。
加入骗子的“寄拍”平台后,对方会要求模特下载APP接单。但为了能从平台“分配”到更多的单子,模特需要在寄拍平台内“做任务”提升自己的等级,而这些“小任务”就是刷单。为了掩人耳目,骗子首先是用“做任务”来包装,又许诺完成任务后会返高额佣金。
最初,模特能够在这些任务中获得些许甜头,能够顺利在刷单后拿到佣金。随着模特放松警惕,平台会锁定账户内的余额,要想把钱拿出来就必须去接金额更高的“海淘”、“团购”单。
为了更快“升级”接到寄拍单,也为了能够拿回账户内的余额,有些模特会不断充钱去完成所谓“任务”,这时就已经彻底掉入了骗子的圈套。
王丽告诉记者,她在寄拍平台认识的一个网友,就在所谓的“寄拍APP”通过这种手段被骗了将近4万元。而自己虽然已经小心谨慎,从不下载不明APP,也不参与刷单,却还是栽在了一张“二维码优惠券”上。
她通过自己和身边人被骗的经历,总结出的防骗准则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低门槛从来不会有高收入,如果相信在家随随便便拍两张买家秀就能月入几万,那离被骗就不远了。”
北京青年报记者搜索发现,浙江台州、江苏苏州等多地警方都接到过类似的警情,通报中提示,此类“寄拍”骗局其实是“刷单”骗局的升级版,都是以刷销量、刷好评为由,声称不仅完成后会支付佣金,还可以赠送网拍的衣服,很具有诱惑性。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随之而来的灰色产业链和衍生的乱象与骗局也越来越多。任何“轻松挣钱”的宣传语,并没有实质性保障,反而很可能是骗子的圈套。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牢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切勿因贪图小利而让自己的财产受到损失。
警方表示,千万不要相信“高酬劳”“高佣金”等信息,不要轻易点击或扫描陌生人发来的网页链接和二维码,如不幸被骗,请务必保存好聊天和转账记录,及时报警!
解读丨律师:或涉嫌多重罪责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律师常亮表示,商家由于怕“网拍者”不按要求提交拍摄照片和退还货品,往往会要求“网拍者”首先支付押金,而不法分子往往会利用这一点,编造虚假的招聘信息招募网拍模特骗取相应的押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构成数额较大,如果不法分子诈骗的金额达到数额较大,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然在诈骗金额达不到数额较大的量刑标准时,也并不意味着不法分子不会承担任何责任,如果这些不法分子将“网拍者”拍摄的照片、视频在网络上进行传播,还将涉嫌侵犯“网拍者”的个人隐私,不法分子应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如果不法分子将“网拍者”拍摄的不雅照片在网络上传播,情节严重的,还将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晶璞补充称,通过虚构交易,制造虚假的交易记录和虚假好评的行为,违背社会公序良俗,违反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共利益,基于寄拍而形成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比如:刷单过程中各主体之间产生的民间借贷合同、买卖合同等均存在认定为无效的风险;刷单人未收到商品或佣金的时主张发货、支付报酬或退款等,均不能获得支持。此外,刷单过程中侵害他人民事权利的,刷单数量及刷单报酬均可能作为侵权数额的认定依据。
商家通过寄拍发布虚假评价,并以此达到宣传和提高商品销量、获取更多潜在商品交易,可能构成虚假宣传或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商家要求寄拍人发布虚假评价或进行广告推广,也属于发布虚假广告的行为。
两位律师提醒,“网拍者”在发现上当受骗后,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如果发现自己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应及时联系相关网站进行删除。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贪图小利的行为很有可能会导致人身或财产受损,大家应时刻保持警惕。
网络平台也应当设置相应风险处理机制,受害者遇到类似情况进行反馈时,平台应当及时判断、取消交易,减少损失发生。如果损害已经发生,应当第一时间寻求公安机关的帮助,在其指导下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或尽量追回损失。
分享到: